冰沧落

【多cp】小雪花幼儿园的故事

我喜欢的cp全中

曲聿:

和基友的聊天产物。大概有吞雪,双帽,朱箫,双桥,六寂,皇甫骨科


 


【一】


 


吞佛童子牵着剑雪去幼儿园。


地方就在异度小区外面,非常方便。


“昨天箫老师给我们留了课后作业,”剑雪说,“要我们回答一个问题。”


“什么?”吞佛问。


剑雪低下脑袋,皱着眉,样子很苦恼,软软的头发像蔫了的海藻一样耷拉着。


“什么是最绝望的爱。”剑雪说。


“……”吞佛一时无言,想了想才说,“大概,就像袭灭天来跟一步莲华那样。”


“为什么?我不明白。”剑雪说。


两人正好路过一栋住宅楼。从里面传来熟悉的吼声:“一步莲华,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袭灭天来的声音中气十足。


“当初是你要赶我走,现在又求着我同居,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吞佛拉着剑雪快步走开袭灭天来的声波范围。


“吞佛,”剑雪抬起脸,突然没头没尾地说,“我好像明白了。”


剑雪心情很好地准备去找箫老师交答案。


两人走到幼儿园外,吞佛松开手道:“你自己进教室吧。”


“你为什么不进去?”剑雪眨眨眼。


吞佛说:“我进去会被打。”


剑雪听话地说了“再见”,推开门。里面银锽朱武刚送儿子黥武过来。


“箫老师你看我儿子的作业,”朱武在桌上摊开作业本,“这些题他一直做错。”


黥武在一边说:“我本来是对的,被爸爸你——”


朱武使了个眼色,黥武迅速闭嘴了。


箫中剑低着头,雪白的手指按着雪白的纸张,模样赏心悦目。


“看来是黥武平时基础打得不够。”


朱武顺水推舟:“那能不能请箫老师到我家给黥武补习?”


箫中剑正思索着,剑雪已经走过去,打招呼说:“箫老师好。”


“你来了啊,先去和宵玩吧。”箫中剑摸了摸剑雪的头,把乱糟糟的“海藻”拨整齐。


宵在看一本《十万个为什么》,见到剑雪很高兴,请他一起看。


“黥武爸爸说要给黥武补习。”剑雪说,“为什么黥武要补习?”


宵茫然地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


“老师的课后练习你做了吗?”


“我想不出来,无艳也想不出来,我只能交白纸。”


“我的答案是吞佛告诉我的。他说就像一步莲华和袭灭天来那样。”


“一步莲华和袭灭天来是谁?”


另一头,箫中剑答应去朱武家,朱武非常振奋:“太好了,下课之后我来接你和黥武。”


箫中剑点头:“嗯。”


“方便的话,我可不可以送箫老师回家?”


箫中剑说:“我家在荒城。”


荒城距离异度小区车程四小时。


朱武的笑容僵了僵。


“看来箫老师平时很辛苦……”


“回去都这么晚了,箫老师不如在我们家留宿,好不好?”一直没发话的黥武突然讲了一句。


朱武大为感动。


真是好儿子,爸爸没白疼你!


下课之后,朱武果真早早来接箫中剑和黥武。


此时吞佛也来接剑雪。


他没料到银锽朱武来得这样早,两人面对面撞了个正着。


“是你小子——”朱武操起教室角落的扫把,“耍了我儿子,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吞佛把剑雪抱起来,扛在肩上,一溜烟跑了。


 


【二】


箫中剑扶着眼镜给孩子们改作业。


摊开的作业本是黥武的,有一题是造句,句式是“如果就”。


黥武的拼音写得很整齐,很圆,像包子排队。


箫中剑慢慢地念:“如果箫老师去我家吃晚饭……爸爸就会很高兴……”


箫中剑一下子笑了出来。


下课之后,银锽朱武果然来请箫中剑吃晚饭。


孩子们大多已经离开,教室里只剩下黥武和剑雪。


“吞佛还没来接你吗?”箫中剑不放心。


“吞佛说他马上就来。”剑雪说。


朱武三人离开之后,剑雪小跑到窗户边,对趴在外面的吞佛做了个“走了”的口型。


吞佛这才大摇大摆从正门进来,牵起剑雪扬长而去。


“今天去一步莲华那里。”吞佛说,“他会来接我们。”


“袭灭天来呢?”


“出差去了。”


这时角落里闪过来一个橘发,戴面具,怎么看都很可疑的人,给他们发传单。


 吞佛往上面瞥了一眼:“六祸苍龙先生周日在龙威活动中心举办讲座,现场加入真龙妙道赠送签名《真言录》和海量宣讲资源光盘。”


吞佛把传单叠了叠,揣进衣袋里,打算明天给袭灭天来看看。


六祸苍龙此人吞佛认得。以前是大企业的老板,因为出了一次车祸,大概是撞坏了脑袋,突然声称顿悟,体会真理,从此投身宗教事业不可自拔。


一步莲华当时还被家属请过去给他做鉴定,确认了精神方面不存在问题。


可见世间万物,无奇不有。


一步莲华的车已经停在外面了。


吞佛是剑雪的家长,袭灭天来和一步莲华是吞佛的家长。从吞佛七岁开始,两人就间歇性同居和分居。


吞佛其实很不喜欢一步莲华来接他。


“为什么?”剑雪非常好奇。


“因为……”


因为一步莲华开车时,喜欢用车载dvd放佛经。


如果袭灭天来也在,两人会就播放哪张光盘而争论不休,然而毕竟袭灭天来不在。


一步莲华先放了《心经》,又放《金刚经》,最后是保留曲目《七佛灭罪真言》。


剑雪没坐过一步莲华的车,听得很高兴,甚至跟着调子轻轻地哼。


吞佛摇摇晃晃地下了车,捂着嘴,想吐没吐出来。


“吞佛,你还好吗?”剑雪问。


一步莲华安慰:“哦,没事,他晕车。”


 


【三】


袭灭天来回来了。


吞佛的好日子也回来了,他终于告别了一步莲华的车载dvd。


袭灭天来是去参加一个新兴教派负责人的会议,那个要办妙道宣讲会的六祸苍龙也是与会成员。


吞佛给袭灭天来看了收到的传单。秉持着凑热闹的想法,周末的时候,两人一起去了龙威活动中心。


人居然早就坐满了。吞佛和袭灭天来只能搬把小凳子。


坐在后排的有个满脸病容的男人,据说是六祸苍龙以前的个人助理寂寞侯。


六祸苍龙给众人讲真龙妙道的真义。每讲一段,寂寞侯的脸色就苍白一个度。


吞佛看着他颤抖着咳嗽的样子,觉得他分分钟就会晕过去。


宣讲末尾,六祸苍龙请听众提问。


寂寞侯面容惨白地站起来。六祸苍龙这才发现他,很高兴:“你也来了?”


“我就想问问祸总,”寂寞侯咳嗽着说,“紫耀公司以后怎么办?”


六祸苍龙说:“你放心,紫耀公司会持续运营。”


寂寞侯明显松了口气。


“不过每个公司成员都务必加入真龙妙道,我要将妙道作为企业文化,大力提倡,发扬光大!”


寂寞侯一口气没接上来,当场晕了过去。


晕厥前,模模糊糊地说了句:“紫耀要完。”


这下宣讲也不用继续,众人手忙脚乱送寂寞侯去急救。


医院主治医生慕少艾手忙脚乱地指挥:“哎小心着点抬,那个六祸苍龙,你走远点,别刺激到病人……”


有个青年转着轮椅经过,停下来看了一眼。


慕少艾说:“笑禅啊,你出院了?”


皇甫笑禅点头:“嗯。”


皇甫笑禅是残林残疾人学校的校长,前段时间在医院动手术,现在康复。


他慢腾腾地出了大门。这时他注意到,有一辆黑色轿车一直在后面跟着他。


他走一段路,轿车开一段路,保持着与轮椅相同的速度。


皇甫笑禅忍无可忍地停下来。车没刹住,停在他身后。


“请问你是哪位?”皇甫笑禅盯着紧闭的车窗问。


车窗慢慢地摇下一截,递出一张名片。


“翳流药业……”皇甫笑禅说,“不好意思,残林学校已经有固定的药材供应商。”


“不是,看上一行。”


“寰宇奇藏。”这是名字。


车里的人用压低的腔调说,“考不考虑加盟我们公司,跟你那群朋友混在一起没前途,天天只能吃清水涮白菜。”


皇甫笑禅说,“你怎么知道我每天吃什么?”


“……”


车窗被迅速摇下,黑色轿车绝尘而去。


各人有各人的烦恼。


吞佛童子倒是过得相当不错。


因为银锽朱武这段日子不在,据说是旅游去了。于是,接黥武的成了表兄螣邪郎。


螣邪郎是不足为惧的。


他跟吞佛是一个班的同学,两人不对盘已经已久。


剑雪班上由冷滟老师代课,因为箫老师也旅游去了。


这几天,每天放学,螣邪郎先去幼儿园小班接弟弟赦生,再去大班接表弟黥武。


螣邪郎靠在墙上跟吞佛唇枪舌剑。


“前段时间听说你来这躲躲藏藏的,是在怕谁啊?”


“与你无关,这次没当上班长,让你很颓丧吧?”


两位家长针尖对麦芒,三个小孩子倒毫无知觉。


“这是我的好朋友。”赦生给剑雪看怀里的小奶狗。


“它叫什么名字呀?”


赦生很骄傲地说:“叫蕾梦娜。”


剑雪眼睛亮闪闪:“我可以摸摸吗?”


“可以的,”赦生顺了顺小奶狗的毛,轻轻地说,“蕾梦娜,不要咬人哦。”


于是黥武和剑雪各蹲在一边,伸手摸小奶狗软软的毛。


小朋友相处融洽,家长们也不知不觉停下了互相攻讦。


“在他们面前吵架不好。”


“也是。”


彼此对视一眼,达成了暂时的和解:“走吧?”


“走。”


螣邪郎牵着弟弟和黥武,吞佛牵着剑雪,各自回家去了。


 


【四】 


寂寞侯在三天之后悠悠转醒。 


他睁开眼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坐在病床边抱着果篮,一脸担忧的六祸苍龙。 


紫耀公司的老板放下了原本的大背头,扎了个粗糙的马尾不说,要命的是乱糟糟的头发里居然藏着两股麻花辫,整个造型堪称淳朴无比。


寂寞侯见到他这副样子,喉咙里瞬间浮出了血腥味:“祸总,这是哪个造型师给你做的?” 


“我自己搞的,怎么了?” 


寂寞侯脸上一抽,又快厥过去了。


旁边慕少艾赶紧把六祸苍龙推出病房:“别傻坐着了,快去把身上收拾收拾。”


 六祸苍龙回来的时候,头发已经梳起来,麻花辫倒没松彻底,歪歪扭扭地垂搭着。


 “不好意思,又刺激到你了,”他说,“我就是不放心,想来看看。”他给寂寞侯剥葡萄,“助理你就在这好好养病,不用担心紫耀公司的事。” 


“不,”寂寞侯颤颤巍巍地扶着床要下来,“我去公司看看。”


 “你身体还没好呢。” 


寂寞侯说:“我非去不可。” 


六祸苍龙只好开车送寂寞侯去公司。对方身上甚至还穿着病号服。 


踏进紫耀公司大门,led光屏上正在播放真龙妙道讲座视频。


 “今天我要给大家讲的是妙道的第二章……”屏幕上六祸苍龙梳着马尾,扎着麻花辫,一脸庄重地侃侃而谈。


 “助理你没事吧?怎么站不稳?”六祸苍龙匆忙把摇摇欲坠的寂寞侯扶住,“我带你休息。” 


两人经过一个房间,部门经理人形师正在里面应聘职员。 “最后一个问题,你知道真龙妙道三大真理是什么吗?” 


“顺天、知命、无求!” 


人形师拍手:“恭喜你被录取了。” 


寂寞侯脸上一白,六祸苍龙扶都扶不住:“助理你还好吧?”


 “没事,”寂寞侯顶着满脑子晕眩说,“我去贩卖机买瓶水。” 


他一步一晃地走到贩卖机边,旁边有个报刊架,原本是放金融报纸的。


寂寞侯定睛一看,发现架上摆的书全被换成了红色封面的《妙道真言录》。 


寂寞侯当场呼吸困难,往后栽倒,被六祸苍龙接住。


 “哎呀,快打120!助理怎么又晕倒了!” 


与此同时,紫耀公司对面,异度企业大楼也正陷入一片混乱。 


“我儿子朱武呢?”弃天帝语气阴沉。


“他在外出谈生意。”阎魔旱魃说,并且迅速把手机藏在背后。


手机界面上是朱武刚发的朋友圈,蓝天白云海滩,绿草鲜花美人。 


“朱武这家伙……”旱魃焦头烂额,“叫我怎么瞒好!” 


各家有各家的烦恼,小雪花幼儿园里倒是一片安宁祥和。 


孩子们都领了牛奶。剑雪咬着吸管问宵:“宵,你为什么要低着头?” 


“嘘。”宵小声说。他的手藏在桌底下,拆开包装盒,把牛奶倒在盘子里。然后他撩起外套,从衣服里钻出一只毛茸茸圆团团的鸟,浑身羽毛雪白。


“雪枭也想喝,不要让冷滟老师知道哦。”


冷滟老师给大家改完了作业,先发了黥武的,还给了他一朵小红花。 


“黥武最近进步很大,错题比之前减少很多,能给大家分享一下经验吗?” 


黥武低着头说:“冷滟老师,你不要告诉箫老师。是爸爸让我多错一点,好让箫老师给我补习。” 


“……”


 


【五】


不知道一步莲华做了些什么事,总之,他和袭灭天来暂时又回到同居的状态。


这天一步莲华出门很早,因为他要去参加佛教人士交流会。


与会成员有一页书,佛剑分说,善法天子等等。


善法包了一辆大巴,载着满车的大师,浩浩荡荡往会议地点去了。


下高速的时候过一个收费站,工作人员把他们拦住:“你们这一车都是什么人?”


一步莲华探出头来,眯着眼说:“我们去开会。”


“什么会?”


“佛教人士交流会。”善法说,“我们都是和尚。”


大师们最后齐齐迟到了半个小时。


一步莲华向楼至韦驮解释:“那些人怎么说都不信我们是和尚,最后把殷末箫请来开了个证明才放行……”


吞佛童子按时送剑雪上学。箫老师已经度完假回来了,吞佛重新过上了与银鍠朱武打游击的生活。


一切看上去相当平静,实则山雨欲来。


“听说朱武最近看上了一个幼儿园老师。”任沉浮提醒。


“就在异度小区附近。”阎魔旱魃给他看地图。


异度小区周围其实有好几家幼儿园。除了小雪花幼儿园,还有伯藏主和犬若丸合开的一家,叫做小樱花。


“哦,其实还有一家,”任沉浮指了指一个地方,“园长是那个苍,名字叫……”


旱魃想起那个总是眯缝着眼睛,像在打瞌睡的苍:“难道叫小葱花幼儿园?”


“……”任沉浮严肃地说,“不是,就叫玄宗幼儿园。”


玄宗幼儿园新来的帮工金鎏影最近很苦恼。


金鎏影在初中做学生会部长,翻云覆雨,独霸一方,本以为料理几个小孩子简直轻而易举。


但事实是,他在玄宗幼儿园混得毫无地位。


“金鎏影,我饿了。”


紫荆衣抱着胳膊堵在门口,两条眉毛拧成一股。


金鎏影给他倒牛奶,拿面包。


一边忙活一边哄:“小紫啊,你看别的小孩子也需要照顾,我不能只顾着你一个,你看赭老师和墨老师多忙啊。”


赭杉军和墨尘音带着一群五颜六色的小孩子玩老鹰捉小鸡,园长苍坐在一边喝茶。


“我不管。”紫荆衣直勾勾地瞪着他。


金鎏影认输。


是的,在这个幼儿园,他混得还不如一个小孩子。


街道另一边,异度集团的成员正在浩浩荡荡地杀向小雪花幼儿园,其阵势颇引人注目。


阎魔旱魃一骑当千,率领下属冲入教室。


箫中剑正在给孩子改作业,耳边咣当一下,门开了,重重叠叠的黑影气势汹汹地压过来。


“你就是箫中剑?”


“是。”箫中剑说。


黥武在和宵合看一本故事书,听见声响,很惊讶:“旱魃叔叔你来做什么?”


“找你们箫老师谈谈。”


阎魔旱魃其实心里很苦,但弃天帝在最后压阵,令他实在不能掉头就走。


朱武啊朱武,我尽力了,我没办法,是你爸爸逼我的。


旱魃吸了口气,拿出能想到最强的反派气势,威力万钧地问:“给你多少钱,你离开朱武?”


这话一出,四周就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旱魃冷汗直流。他究竟为什么要说这些……


都是五色妖姬老在办公室公放偶像剧的错。


现在阎魔旱魃担当的就是这个不入流的偶像剧反派。


箫中剑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过了一会,箫中剑开口了:“给你多少钱,你允许朱武继续跟我交往?”


……


箫中剑是荒城企业大公子,家底很厚。


但他的毕生梦想,是传道受业,将生命奉献给祖国的花朵。


阎魔旱魃语塞。任沉浮语塞。异度公司一群人齐齐语塞。


箫中剑继续改作业。


 


【六】


袭灭天来火急火燎地给吞佛打电话。


当时吞佛正在幼儿园外等剑雪下课。


“先别等了,去附近花鸟市场给我买盆金银花回来。”


微信上又给吞佛发了一张图片:“长这样的。”


“你要养花?”吞佛惊讶。


“不是,这是一步莲华的。我今天想给它浇个水,没想到把它浇死了。”


袭灭天来辣手摧花的习惯由来已久。


凡是他经手的植物从无幸存可能,并且往往死状凄惨。异度小区的人对此心知肚明,毕竟银锽朱武也是前车之鉴。


“袭灭天来!!”朱武愤怒地敲着房门,“这可是箫兄送我的花啊!”


那天袭灭天来登门拜访,朱武不在,黥武留袭灭天来作客。


一作客,就把家里的花作死了。


“我要怎么向箫兄说!袭灭天来,你给我一个交代!”


房里的袭灭天来打开dvd放《狱龙没午》。吞佛捂住剑雪的耳朵。


现在,受害者就成了一步莲华的金银花。


剑雪下课还有半小时,吞佛拐去了花鸟市场。


和原本盆栽一模一样的找不到,长得像的倒被他买来一株。吞佛抱着花盆准备回去,正路过一个卖多肉的摊子。


摊上有几盆黑王子。


花色鲜艳,玲珑可爱。


吞佛买了一盆。


剑雪下课了,一溜烟跑出来,没看见吞佛。他蹲在那里等了会,吞佛总算从远处慢慢悠悠晃过来。


怀里抱着一个盆栽,还提着袋子。


“这是什么?”剑雪问。


“袭灭天来让我买的金银花。”吞佛把盆搁在地上,又解开塑料袋,掏出那盆黑王子。


剑雪眼睛亮了一下:“这是黑莲花吗?”


“嗯,送给你的。”吞佛说。剑雪开开心心地抱在怀里。


多肉植物在他手里安安静静地开出黑紫色的花瓣。


“对了,不要让袭灭天来看到啊。”吞佛叮嘱。


寂寞侯最近三天两头往医院跑。


自从六祸苍龙出车祸,他的血压就开始极速升高,仿佛随时随地都能猝死过去。


慕少艾见惯不怪,今天上班也遇到了寂寞侯。


“来量血压呀?”慕少艾打招呼。


“不是。”寂寞侯说,“入院的是祸总。”


是的,没错。六祸苍龙又出事了。


他举办宣讲会的时候,舞台架子出了问题。六祸苍龙从上面摔下去,又撞了脑袋,当场晕倒。


紫耀公司的人迅速将他送去了医院,寂寞侯也来了。


“祸总会没事的。”人形师安慰公司人员。


寂寞侯的关注点却不在此。


他看着昏迷中的六祸苍龙,在心里想:这一撞,有没有可能撞回正常?


这一个多月来的折腾实在够了,需要让紫耀公司回到正轨。


寂寞侯胆战心惊地等着六祸苍龙苏醒。


三天后,六祸苍龙醒了。


陪床的寂寞侯昏昏欲睡地对上他睁开的眼睛,瞬间振奋起来。


因为他在六祸苍龙眼中看到了自己所熟悉的光彩。


六祸苍龙扶了扶头,似乎有点晕:“发生了什么?”


寂寞侯问:“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对方理所当然地说:“我是六祸苍龙。”


“你记得我是谁吗?”


“寂寞侯。”


寂寞侯激动地握住六祸苍龙的手:“祸总!”


你总算回来了!


这句话却来得及出口。


“不,不要叫我祸总。”六祸苍龙严肃地说,“请称呼我教主。”


“……”


寂寞侯的血压极速飙升。


这一撞,病情更严重了。


 


【七】


“我要辞职。”金鎏影拦住苍说。


声音悲愤慷慨,掷地铿锵,仿佛揭竿而起的苦难劳工化身。


苍抬起眼皮看了看他。


金鎏影绷着脸,梗着脖子。


苍慢条斯理地说:“你去吧,把辞职信放到我的办公室。”


如此干脆,倒让金鎏影愣了一愣。


他捏着信封掉头走开,尚未走出几步,就被人拦住了。


金鎏影扶着膝盖,蹲在地上,对视来者的眼睛。


紫荆衣年纪虽小,口气倒大。矮萝卜一样的小孩子,横刀立马堵在门口。


“荆衣啊。”金鎏影莫名开始冒冷汗,觉得眼前人的神态活像一头磨牙的小豹子。


“听说你想辞职?”紫荆衣说。


金鎏影不说话。苍也不说话,专心喝自己的茶水。外面传来小孩子玩击鼓传花的嬉闹声,代替击鼓的是悠扬的琴音,居然弹出了丢手绢的调子,一听就知道是墨尘音。


紫荆衣阴测测地说:“你要是辞职,我就废了你。”


“……”


金鎏影把辞职信揉了揉,丢进了垃圾桶。


寂寞侯也想辞职。


他义正辞严地走进了六祸苍龙办公室,打着腹稿。


他想说,在祸总……啊不教主您这样的领导下,紫耀公司前途堪忧。他想说,您对公司的改组是完全没有价值的,是错误的。他想说,自己有坚持的信念,而这信念并不包括真龙妙道。


他想……


他想不下去了。寂寞侯站在六祸苍龙的办公室前,抬起头。


办公桌后面的墙贴着六祸苍龙扎着麻花辫的大幅照片,两边贴着对联。


上联:信妙道大法。


下联:快乐你我他。


寂寞侯的心脏在这完全不工整的对联和散发着诡谲气息的大幅照片包围之下不停颤抖。


而罪魁祸首正坐在办公桌后无辜地看着他。


“助理,你的脸色很不好,需要我带你去医院看一看吗?”


“不用。”他终于说出了酝酿很久的话,“祸……教主,我想辞职。”


六祸苍龙很惊讶。


“为什么?助理,你在我创业之初就跟着我了,现在紫耀公司蒸蒸日上,你却反而要离开?”


正是为了不想看见公司日薄西山才决定辞职,寂寞侯想。同时也为了自己的血压。


“还是说,你不认同我的真龙妙道?”


寂寞侯没说话,默认了。


“我以为,不管怎样你都会支持我的。”六祸苍龙看上去很悲哀,“我虽然出了车祸,但我没忘了之前的事。在我一无所有的时候你选择了我,我曾相信你是我最有力的臂膀,无论何时你都会认可我的理念的。”


在他这样悲哀的眼光注视下,寂寞侯的心脏又开始颤抖了。


还是祸总的六祸苍龙从来没这样对他说过话。


“你在挽留我吗?”他问。


“嗯。”六祸苍龙坦然地说。


寂寞侯最后也没能辞职成功。


在小雪花幼儿园里,虽然经历了旱魃带来的风波,但箫中剑的职业生涯并没有到告终的地步。


“那个叔叔还会再来找箫老师的麻烦吗?”宵问黥武。


“暂时不会吧。”


教室外,朱武正对箫中剑歉然道:“抱歉,箫兄,我把你送的花养死了。“


他指的是惨亡在袭灭天来手下的那一盆。


“不是什么大事。”箫中剑说。


朱武还是很遗憾:“难得箫兄你送我花的。”


箫中剑看了看他,见对方一脸认真,便蹲下身从路边草丛里折了一枝小野花,给朱武递过去。


“不是什么大事。”他重复了一遍,“你想要,我随时可以送给你。”


三十多岁、孩子都上学了的朱武先生在这一瞬间简直跟被恋爱冲昏了头脑的小伙子一样。


剑雪跟着吞佛走回家。


“我看见箫老师送了一朵花给黥武的爸爸。”剑雪说,“对方很高兴。”


“我送你,你也会很高兴的。”


“那你送我好吗?”剑雪很期待地说。


吞佛童子于是采了路边的一根狗尾巴草。


“……”剑雪伸手去接,却觉得自己并不怎么高兴。


这时吞佛蹲下来,拿着狗尾巴草在剑雪手指上绕了绕,居然在那里缠成一个圈。


 


【儿童节特别篇】


“今天是儿童节,袭灭天来,我要礼物。”吞佛童子一本正经地伸手。


袭灭天来说:“剑雪有礼物,你没有。”


“为什么,我还是小学生。”吞佛抗议。


袭灭天来冷笑:“儿童会卖乖卖萌,你会吗?”


吞佛说:“剑雪也不会!”


剑雪蹲在一边玩狗尾巴草,抬起头愣愣地说:“什么是卖乖卖萌?为什么要卖乖卖萌?”


袭灭天来对吞佛说:“你看,这就是。”


小雪花幼儿园的孩子都收到了礼物。


“今天是你们的节日,有什么愿望都说出来,老师会尽量满足的。”箫老师说。


宵让箫中剑给自己讲故事。


冷醉让冷滟老师陪自己玩。


轮到黥武了。黥武想了想:“箫老师,我没有什么愿望。”


他一板一眼地问:“我能把这个愿望让给我爸爸吗?”


“如月老师!今天是儿童节,你能答应我的要求吗?”小樱花幼儿园里,天草小朋友追着如月影老师问。


“小草,你想要什么?”如月影说。


天草鼓起勇气,眼巴巴地说:“我长大了想娶你做妻子。”


如月影认真地问:“小草,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我知道!”天草用力点头,“阿达也喜欢追着他的阿卡酱,说长大了要娶她做妻子的。”


如月影说:“可老师没办法做你的妻子啊。”


天草不甘心地问:“为什么?”


如月影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因为老师不是女的呀。”


“柳生老师,你也要答应我的要求。”伊达我流叉着腰大声说。


柳生剑影冷漠地回答:“你想要什么?”


“我要你收我做亲传徒弟!”伊达说。


“好啊,只要你打败了那个孩子。”柳生剑影指着园子角落说。


那里坐着一个黑头发,白衣服的小孩。


伊达皱着眉认了一阵,想起来:“这不是那个有名的病秧子良峰贞义吗!”他蹦蹦跳跳地跑过去,“他身体这么弱,都不用我碰,自己就倒了!”


他拍了拍孩子的肩膀,对方转过身。


“良峰贞义,我要来打败你了!”伊达信心满满地说。


那孩子站起身,语气温温柔柔地道:“我不是贞义哥哥,我是秀泷。”


小葱花,啊不玄宗幼儿园今天热闹极了。


赭老师吹笛,墨老师弹琴,帮工金鎏影展示了他出众的肺活量——表演吹唢呐。


演出完毕后,园长苍发给大家一人一袋松子。


赤云染、白雪飘等一群颜色各异的小孩子兴奋地拍手:“谢谢园长!”


园长苍很高兴。


大家都非常高兴。


 



评论

热度(281)

  1. 冰沧落曲聿 转载了此文字
    我喜欢的cp全中